杨志勇:大幅降低个人所得税税率不会带来税收风险

乐橙游戏国际

2018-10-26

杨志勇:大幅降低个人所得税税率不会带来税收风险2018-8-311:27来自:财经眼编者按:从2011年9月1日起,中国内地3500元的个税免征额已经执行了8个年头。

这8年间,中国GDP增速从万亿(2011年GDP总量)攀升至万亿(2017年GDP总量),最受瞩目的免征额却从未动过。 如今,自1980年个人所得税立法以来的第七次大修一个月的征求意见期结束,万众焦点聚集在免征额提高、专项附加扣除、工资薪金等性质相似的劳动所得放在一起征收等方面。 然而,免征额提高、增加专项附加扣除到底能减少多少税负?是否会造成国家税收的减少?庞杂的改革细则将如何落地?政府将如何面对骤增的征管成本?《金融街会客厅》推出系列对话,邀请业内知名专家,拨开庞杂的改革迷雾,为国人剖析此次改革的真正内核。

【本期嘉宾】杨志勇,经济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学术委员会委员,财政研究室主任,《财经智库》副主编兼编辑部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任中国社会科学院财政税收研究中心主任。 【核心观点】  1、对免征额的理解:综合所得可以扣除的就不只每月5000元,可以理解为应该扣除的是5000元+分类所得的扣除【征求意见稿未规定,属于应该调整的缺陷】+专项附加扣除。

2、对专项附加扣除的理解:简单化。

子女教育基本上等同于子女抚养费,可以按未成年子女的年龄直接规定每年扣除一定金额,而不需要提供发票。 3、资本所得税税率20%,低于劳动所得适用的最高边际税率,追根溯源,最与呵护税源有关!4、过分强调对高收入人群征税,不利于中国吸引国际高端人才,不利于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实施。 此次改革并未涉及降低最高边际税率,但其实应该降到25%。 第三节杨志勇:大幅降低个人所得税税率不会带来税收风险金融界:有专家担忧,大幅度降低个人所得税综合所得适用税率,会影响到税收收入,您如何看这一点?杨志勇:大幅度降低个人所得税综合所得适用税率,只要应对得法,不会有税收收入风险。

理由主要有三:第一,改革开放40年来的高经济增长培育了丰富的个人所得税税源,税收收入增长潜力依然很大,仍有大量潜在税源可以转化为税收收入。

现实中,税收征管不够到位,税率偏高导致一些个人所得税潜在税源流失到海外。 如今,有利于税收有效征管的因素越来越多。

现金交易已越多越多地为银行转账以及各种网络支付所取代。

现金交易占比明显下降,甚至连过去最难掌握的小额现金交易信息也随着各种电子支付手段的兴起而变得容易获取。

反洗钱手段也越来越先进,金税三期工程以及其他科技手段在税收征管中的运用等,让税收征管的有效程度大大提升。 这些都意味着潜在税源转化为税收收入的条件越来越成熟。 近年来,个人所得税收入一直以较快的速度增长,就是例证。

最高边际税率下调之后,一次性奖金等可以重新享受一次低税率的众多补充规定就可以考虑不再执行,这也可以为税收收入提供保证。

最高边际税率下调,意味着一些税收候鸟将不会再为国际避税而流动,这些税源将因此回流。

只要积极应对,下调税率所可能产生的财政收入风险可以得到有效防范。

第二,45%的最高边际税率现实中上只是落在符合征税条件的部分人员身上,容易造成新的税负不公平。

各地为招商引资和实施各类人才政策所出台的各种财政奖励(财政返还)实际上是各种形式的个人所得税返还,已让不少本来应该适用45%最高边际税率的个人实际税负大幅度下降。

为鼓励科技创新等又设定新的低税率,让税制可能引发新的不公平。 而且这样,那些没有享受此类政策真正适用45%税率的个人,就可能演变成新的个人所得税“夹心层”。 最高边际税率所要承担的调节收入分配作用因此大打折扣。 因此,有必要跳出收入分配狭隘的视角,直接降低税率,以增强对国际高层次人才的吸引力。

第三,国际上有个人所得税率总体下调后税收收入增加的先例。 俄罗斯的经验值得关注。

2001年俄罗斯将个人所得税税率从12%、20%和30%三级超额累进税率调整到13%的单一税率,不少人担心税收收入下降问题,但结果是个人所得税收入不降反升。 这是因为税率总体大幅度下降后税收遵从度提高,潜在税源转化为税收收入。

更多详见访谈实录。

《金融街会客厅》首席说272期杨志勇:45%最高边际税率不利于中国成为国际人才高地编辑:唐瑾瑜。